刊于21/6/2015联合早报

英国人Kate McLean(50岁)是非一般的收藏家。

Photographer-Ian Georgeson-07921 567360 Artist Kate McLean from the Edinburgh College of Art with her interpretation of the smells of Edinburgh. Kate has designed a Smell map of Edinburgh with little bottles which contain common smells from around the city. There are nine smells in total incl. The Brewery, Cherry Blossom, Newly cut grass and Coffee shops.

Photographer-Ian Georgeson-07921 567360
Artist Kate McLean from the Edinburgh College of Art with her interpretation of the smells of Edinburgh. Kate has designed a Smell map of Edinburgh with little bottles which contain common smells from around the city. There are nine smells in total incl. The Brewery, Cherry Blossom, Newly cut grass and Coffee shops.

她专门收藏城市气味,并研究嗅觉通讯(olfactory communication)。透过多年的气味研究和“嗅觉数据”,尝试理出不同城市人对所处环境的感知和理解。
曾在世界各大城市如巴黎、阿姆斯特丹、爱丁堡等地举办气味步行的她,6月初应本地气味品牌AllSense之邀,来新举办首个在亚洲的气味步行活动,吸引近300人参加。AllSense将在8月发展出首个本地的气味地图。Kate McLean6月3日至10日在本地展开8条不同路线的气味步行活动,途中收集的“气味”将有助于这个气味地图的完成。
文⊙陈彬雁
(受访者提供图片)
Kate McLean(50岁,英国人,气味研究员)
1 你是怎么发现自己对气味敏感?
青年时期。我和家人开车到法国南部度假,接近海滨的时候,除了看到广阔无边的大海,还会有一阵温暖的海风吹拂。我记得是风吹过松树带来的气味。回到英国后,有一回攀爬花园里的松树时,我的手因为留下树脂想起了在南法海滨嗅到的味道。当时并没有特别注意我对气味有特殊的敏感。但现在回想过来,这段回忆非常珍贵。
很多气味只存在于某种特定的地理环境,它让你知道,我们的星球原来充满了许多眼睛看不见,数据上缺乏的面向。这恰恰是我有热忱的地方,我知道我可以透过气味及相关的研究,和他人有进一步的分享。
2 那气味制图(scentmapping)的概念又是怎么出现的?
我对气味制图的兴趣始于2009年至于2011年期间。当时,我在爱丁堡上平面设计硕士课程。过程中,尝试用人类拥有的五个感官,解构城市体验并进行制图。比较五个感官的体验之后,我发现用嗅觉的方式体验城市最为迷人。最吸引我的一点是,气味拥有多重性,它稍纵即逝,你很难捕捉它,更不容易斩钉截铁地对某一种气味下定论。
3 可以怎么训练我们的鼻子?学习气味又有哪些乐趣,让你着迷?
我对气味的知识来自每天的生活经验。不需要特别训练,但需要有一颗对生活充满好奇之心,还有,对于气味,你必须是来者不拒,什么都愿意嗅一嗅才行!
学习辨认气味是一项你可以培养出来的技能。在日常生活中,如果你下定决心对气味更专注的话,那肯定能迅速帮你培养出更强烈的嗅觉能力。所以,吃东西前先嗅一嗅,喝茶之前也是,到杂货店买东西时先嗅一嗅,经过某些地方,也观察那里的气味。
在气味研究的过程当中,我最享受的,就是在不同城市、透过当地人的鼻子感知那个地方。气味制图是以人为本的,我们最依赖的就是你我他——大家的鼻子。我们绝对可以透过鼻子更了解自己和他人,当然还有我们生活的城市。
4 对于一个气味,不同的人可能会嗅到不同的气味,请问分析或研究气味最困难的是什么?
要好好地辨认和分析一个气味真的是充满挑战性的,这又是因为气味太主观、飘渺、短暂、具争议性。对于任何一个气味的解读,肯定总是有人不同意你的看法。但恰恰因为有分歧,对话可以开展。当我们开始探索、分享和理解城市气味环境里最细微的差别时,我的工作就完成了。
5 气味如何改变我们对环境的看法?
这问题太大了!基本说来,气味绝对会影响我们对一个地方的感觉。气味能让人产生主观、个人化、有时还是潜意识的反应。我的方法就是借用气味步行(scent walk)方式,制出一个地方的气味地图(scent map),从中进一步了解不同人对一个地方的不同看法。你有兴趣知道,欢迎参加我的气味步行活动。
6 关于气味,一般人也许不那么敏感,请和我们分享我们也许不知道的三件事。
第一,人类有能力检测高达1万亿(1 trillion)不同的气味。相比之下,我们只能检测到高达1亿个不同色彩。
第二,紫罗兰、麦芽、蓝纹乳酪……不同人嗅这些东西,会嗅出不一样的气味,那是因为我们拥有不同的基因组织。是基因,让我们嗅到一样的东西。
第三,气味的标准单位是olf,这是olfaction的缩写。olfaction来自拉丁语词olfactus,意即嗅过。
7 你最喜欢什么气味?
松树及它温暖的特质对我来说特别有纪念价值。但说真的,我并没有特别喜欢的气味。这么说好了,新的气味特别吸引我。因为它新鲜,让我进入思考过程,让我对所处环境更敏感,告诉我,我活着,而且能够感知和发现!
8 听说你除了收集气味也设计气味?气味怎么储存?
对!我设计的气味都是某一个城市里有的,比如坎特伯雷的新鲜草莓、阿姆斯特丹运河的气味。有的气味比较抒情,比如我设计了一些带有“历史”感觉的气味。至于气味的收集方面,我会收集原材料,其他时候就从原材料提炼出气味。我也和芳香公司紧密合作,尝试采用重新合成分子重造气味。存储气味的方式取决于气味的种类,过程中经常碰到的挑战,就是因为挥发的过程而失去气味,那是很常见的,也很烦。
9 哪一个城市的气味最丰富?
我当下在研究的城市。我把全副精神放在发掘被隐藏的城市气息。正如我前面提到的,我的气味地图数据源自居住在某城市里的人,所以跟着他们穿梭于一地时,我关心和留意的,就是他们步行时的体验过程。
在这之外,我很喜欢巴黎的气味,它含有高度的好气味和坏气味。也特别喜欢纽约的气味,它和欧洲的气味很不同。南美洲嗅起来,像是欧洲和美国的混合。新加坡是我在亚洲嗅的第一个城市,我很兴奋,但气味步行还没完成,无法给你分析这座城市的气味。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