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khara让我找回我的双手

我在2015年结束的前一刻,做了一件我非常想做的事情。一件全新的尝试。拥有、书写自己的专栏。

感觉好好,好好。

原来,做一件接近自己的心的事是这样的。

原来,只要你愿意,一定能。

和uncle随便商讨出来的专栏名称:雁食证

“我忘了怎么用我的手。

去年12月初冬时,我在ITC Hotels的邀请下去了一趟印度。现在回过头来看,印度是我生命中最不可思议的发生。在那里,我不可思议地和陈彬雁遇上了。

那样的相遇,还是和美食有关系的。

得从在Bukhara的那一餐说起。

位于新德里ITC Maurya的Bukhara在亚洲最佳50餐馆(2015)中排名第41,这家餐馆是旅游印度必到之处,就像去印度就得去泰姬陵那个意思。

Bukhara做的是西北印度的料理,很强悍很man的菜单,各种肉食比如山羊肉、鸡肉等以原始的筒妆泥炉炭烤,热度熟度完全由人为的手段操控,用多年的经验和感觉把握。

如果你问我Bukhara的magic在哪里?就在这里。用一批人的执着,一天一天磨练出来的灵巧,还有智慧,去守护餐馆开业至今,不曾增加或删减的菜单,还有那一份原始的味道。

印度料理界最具影响力的厨师Manjit Gill以他招牌的红色头巾出场,神一样地坐在我的对面,说:“用手吃。会比较健康,比较美味,你会吃得更畅快。”

嗷!下战书考我了?

但大厨开口了,怎么说也要让他三分面子,他可是权威啊!岂能不听?!

问题是,这手长在我身上,我却不懂得用。多年来都是用筷子、后来用刀叉,慢慢的,我失去了和手最直接的联系,失去了和手的亲密感。If you don’t use it, you’ll lose it.

我荒废了我的手,还能怪谁?

Gill解释:“你的手触碰食物的时候,你的脑子自然专注于食物,你的身体跟着投入食物。有研究显示,你用手吃东西的时候,话相对少了,你投入眼前的美味的时候,身体的各种能量聚集在腹部,肚子里开始有消化的活动开展。”

在情在理,这下不用手指实在说不过去了。

菜一碟一碟的上桌,我看着一桌的人,毫不费劲地五只手指全用上,好不羡慕。理所当然,一副畅快淋漓的样子。他们有我没有的能力。问题是,我小的时候也不会用筷子、刀叉的。

我尝试抄袭同桌的人,还要照顾吃得大方,总之拇指和食指卯足劲笨拙地掐着捏着,其他三只手指一点用处都没有,只顾着别扭地往上飞。

Gill说:“食物端上来的时候是热腾腾的,你用手指吃东西的时候,手指知道什么时候把食物送到你的嘴里。同样的食物,但每个人送入嘴巴的时候并不同,那个最佳的时间,就是对的时候。那个时候,你的身体的温度和食物的温度一致,那也是你消化食物最佳的时候。”

他续说:“食物是很感性的东西。近几年,科学家开始探索食物对人体的触动,并开始有西方人研究所谓的神经美食 (neurogastronomy),比如科学家研究用手吃东西味道会不会更好,因为手指触碰食物的过程,很多信息会传送到大脑。 但我告诉他们,不用看得太远,东方文 化,比如印度古书里就有答案。”

我不由得把视线调回我的一双手。看着那十指像是刚出生的手指,看着他们在空中飞跃,仿佛在寻找在摸索,心里的中间忽的开出一条路。

也是到后来我才知道,找回和手的链接,不过是这场印度之行的开始而已。印度让我找到各种匪夷所思的链接,链接过去现在,链接自己和他人。Bukhara只是客气地先安排我用手指,就像是开胃菜挑逗你的味蕾那样。

我爱印度。”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